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注我们

> 社会热图 > >《装备与生存》第四期:混在特大——野外驻训(8)

  •   在训练间隙,我向某组织者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拿出了我们的战术训练教材给我看,他指着一幅图(图上 用圆圈代表人,圆圈组成了横队,前三角或者其他的队形,也许出于印刷方便的原因,确实是横竖一条线 )说:“你看,人家教材上就是这么齐的啊!”

      当时介于我的军衔较低,我就强忍着杀人的冲动,对他报以亲切的笑容。很久以后我再一次翻看教材,又 看到这些圆圈组成的队形图的时候,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幸亏书上印的是直线,要是真的不那么整齐, 组织者量出书上各个圆圈之间的微小角度差异,以此为依据来调节我们的队形,那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啊!

      完成了战术基础动作和战术队形的训练,我们就着手开始班组和连排级别的战术训练。这些训练需要全班 共同参与,班长要起着指挥的作用,所以弟兄们的命运往往受到班长性格和心情的影响。有些班的班长生 性豪爽且比较懒,带着全班开始战术训练后,就会着重潜伏、潜行、伪装等等科目,而且训练效果非常出 色,经常是连队带回的时候要派出另外几个班一起寻找,最后才能在犄角旮旯里找到此班。但也有些班长 每天都充满激情,天天带着班内同志们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拔除敌人火力点的行动。敌人的火力点一般总设 置在山顶上,班长坐镇指挥位置(远离领导,有树荫),班内同志们挨个或者共同,冲上火力点。班长是 火云邪神“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一战术理念的坚决支持者,坚定的认为冲火力点的速度,决定了打击 的毁灭程度。

      很不幸,我们班长是后者……

      终于有一天,在我冲击完一个火力点,身负重伤下了火线之后,有人传话过来:连长让我去搞班组战术科 目演示。

      我不明白这具体是干什么,班长摇了摇头,说到:“哎,你小子要堆沙盘去了,这对我们班拔除敌军火力 点的任务打击太大了!”

      莫非这是件好事儿了?

      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儿,由于哥们我相对文化程度较高,认字儿较多,而且口齿清晰,五官端正,所以连长 让我去参与班组战术科目的演示。怎么个演示法呢?

      班长已经告诉过我了,堆沙盘!

      毫无疑问,在冲山头和堆山头之间,我绝对是选择后者的。从这天起我就和其他几个班长泡在一起,班长 负责堆制,而我负责添土,洒水,拍实等打杂工作。我哼着小曲,想象着其他同志们正在进行着和我差一 个字的其他活动,心中一阵阵小人得志的自得。堆的差不多了,连长给我们发下来战术想定的稿子,要求 我们照着稿子开始背诵:

      “科目,特种作战班破袭行动。目的,通过训练,使同志们掌握特种作战班破袭行动,为未来战争做好准 备……”

      “我班共有七人,分别为步枪手,机枪手,狙击手……战斗编组如下……”

      “我认为,我组应采取分割包围,各个击破(声东击西,突然进攻等等词汇也行),其优点为…….”

      “我认为,我组应该充分发挥四零火箭筒优势,对敌坦克采取毁灭性打击,原因如下:四零火箭筒威力大 ,精度高……”

      上面的几句属于经常出现在想定里面的套话,还算是正常,但是有些原稿(经常是连队以前的神人留下的 遗作,连队为了节省时间就不再重新编写想定,而是直接套用)的内容让人很是抓狂,除了军事上的错误 ,还经常出现常识性和智商性错误。具体我也不好再举例了,你可以想象一下所谓的特种兵题材军事小说 ,充满了革命英雄主义,经常出现我一特战班对战数十倍于自己而且还装备有各种坦克装甲车的敌人。其 实这也不算什么,时刻要做最坏的打算嘛,但是最牛×的当属革命魔幻主义了,在这些想定里面,我们的 四零火箭筒消灭敌人坦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就差敌人给我们竖起大拇指说:“OK,中国陆军才是老大哥 !”了……

相关阅读

标签:
预留广告位